当前位置:
    主页 > 即时报 >
联合早报:日本“主权恢复日”是怎么一回事?
发布时间:2020-08-14 05:35 阅览次数: 来源:未知

  中新网5月6日电 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6日刊文指出,日本“主权恢复日”纪念仪式是与官方旨在加速修宪步伐的战略紧密挂钩的,它是日官方长期以来向国民灌输“爱国心”、“否定战后”教育的一部分。而不仅仅是日本政客为了迎合选民和拉拢选票的举动,从这一方面看,安倍三呼“万岁”的标志性高喊声含意良深。

  4月29日是日本裕仁天皇的生日,战前被称为“天长节”,战后先后被称为“天皇诞生日”和“绿之日”,2007年改称为“昭和之日”。5月3日是战后日本实施“和平宪法”的纪念日。

  每逢5月黄金周前后,日本界和政界都会围绕着这两个影响日本近现代史,与日本走向和平或战争道路之抉择密不可分的节日大做文章。在上世纪“国论二分”(即对日本国家政策和出路有两种截然不同的选择和主张)的年代里,既有对裕仁天皇在位期间发动的战争持正面评价的保守阵营,也有猛批军国黑暗时代的革新势力。

  同样的,针对日本战败之后实施的“和平宪法”,既有主张坚决拥护的“护宪派”,也有处心积虑,试图早日将之废除的“修宪”集团。两者旗鼓相当、互不退让,好不热闹。

  但在上世纪90年代初革新派势力式微,日本迈入“总保守化”(也可称之为“总自民党化”)之后,日本国内在黄金周期间对这两个节日的态度及其论争,也有了 极大的变化。简而言之,“国论二分”时代对战争的反思及珍惜战后和平宪法的声音越来越微弱,取而代之的,是主张战前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无罪,认为战后宪法 是“万恶之源”的声音。在政客大拜“军神”与教科书曲解历史的国策引导下,4月29日的“昭和之日”和5月3日的“宪法纪念日”,已逐步成为保守阵营追思战前“为国捐躯”的“英灵”和否定战后宪法的重要日子。

  这种倾向,不仅反映在早有定评的一部分日本右翼喉舌如《产经新闻》等,就连某些标榜“公正”与“平衡”的日本大报或貌似自由派的评论家也不例外。一名某大报资深记者在今年4月29的专栏中,就这样写道:“日本在这之前亚洲的大战,的确是侵略战争,但日本在东南亚也结束了欧洲在此地区的殖民统治——这样的看法是公允的。对于日本的侵略战争与殖民统治,是没有辩护的余地的,但这种行为在 20世纪并非日本军国主义的专利。”弦外之音是,那是“帝国主义你争我夺的年代”,日本并没有什么出格的行为。

  了解了20年来日本界“总保守化”的上述倾向与空气,再结合安倍第二次内阁鲜明的修宪口号,敏感的政论家无不把今年黄金周的注意力,集中在4月28日安倍新政权举行的“恢复主权、回归国际社会纪念典礼”。

  所谓“恢复主权、回归国际社会”的纪念日,指的是1952年4月28日日本与以美国为首的49个国家片面讲和的《旧金山和平条约》生效日。这一天也意味着战败国的日本结束长达七年,被置于“盟军”(实际上是美国单独统治)占领与支配地位的重要日子。在这具有重大意义的纪念日,日本官方或民间要隆重其事,总结日本缘何沦为“盟军”的占领地,及对“白脸天皇”麦克阿瑟将军施政带来的后遗症(正面的和负面的)一一予以检讨,可以说并非坏事。

  但从安倍政权诞生前夕安倍放出的风声及其筹划“4.28”纪念仪式的经过,谁都知道安倍内阁的真正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借此“恢复主权”的纪念日,鼓吹修宪 的言论。《每日新闻》4月29日头版头条新闻报道有关纪念仪式时,就以《渗透“修宪”意向》为题,一语道破安倍的如下目的:“在纪念仪式的致辞当中,(首相)虽然避免提及宪法问题,但却有意提高(国民)对旧金山讲和条约生效日‘4月28日’的认知度,从而达到提高(国民)对修宪问题关心的目的。”

  换句话说,纪念仪式是与官方旨在加速修宪步伐的战略紧密挂钩的,它是官方长期以来向国民灌输“爱国心”、“否定战后”教育的一部分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将战后日本政客竞相向提出偏激的国粹主义口号和修宪主张,说是为了迎合选民和拉拢选票,显然是本末倒置。

  实际上,针对1952年“4月28日”,任何对战后日本外交史略为关心的人士都会知道还有两重意义。其一是,就在《旧金山和约》生效的同一天,《日美安全保障条约》也生效;其二是日本与逃亡至的政府签署的《日华和平条约》(有人戏称之为《日蒋和平条约》)。

  前者意味着日本在摆脱美国单独统治,“主权恢复”的同时,无论是在军事、外交、或经济的政策上,都仍然深受美国的约制。战后以来,日本当局之所以处处以美国为马首是瞻,原因即在于此。从这层意义上来看,安倍的高呼“主权恢复”或“回归国际社会”,其实只是说对了一半。因为在实质上,同一天《美日安保条约》的生效,已经足以说明华盛顿对东京所采取的战略,是以“控制”代替原有的“统治”罢了。

  时至今日,日本统治精英之所以对白宫仍然要战战兢兢,不敢真正说声“不”字(包括虚张声势的国粹主义分子石原慎太郎和花拳绣腿、虎头蛇尾的鸠山由纪夫),道理也在于此。不但不敢说“不”,战后对美采取卧 薪尝胆态度的日本当局还要假借白宫的声势狐假虎威。安倍及其前任者在加紧推动修宪的同时,不忘深化日美军事同盟,及迫不及待地表示要行使“集体自卫权”,充分地说明了这一点。

  至于1952年4月28日签署的《日华和平条约》,其实际意义是规定了在战后东西阵营对峙的冷战体制下,日本只能沿着美国和(中华人民共和国)的政策走,充当华盛顿远东的马前卒和棋子。如此这般中日两国的“扭曲关系”,直到1972年9月日相田中角荣访华,中日两国恢复邦交后才告一个段落。

  由此可见,“4.28”并非有如安倍所描述那般,象征着日本真正当家做主,“主权恢复”与“回归国际社会”的重要日子。恰恰相反,打从那一天开始,日本的一切既得受制于《日美安保条约》,又得奉华盛顿之命,与刚刚诞生的邻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交恶与对立。

  了解了上述两个条约(《旧金山和约》与《日美安保条约》)同日生效,和《日华和平条约》同日签署的大背景与所含意义,人们再回头看这回安倍晋三主导的“恢复主权与回归国际的纪念仪式”,不能不感到突兀与不协调。

  尤其令人百思莫解的是,针对4月28日“两个条约生效、一个条约签署”,即“三者一体”配套出笼的条约了如指掌的日本朝野各界(包括为庆典敲锣打鼓的日本大众传媒),几乎都一字不提《日美安保条约》与《日华和平条约》在同一天分别生效与签署的重要意义。(对于61年前的“4.28”,朝野与大众传媒流露出来的唯一不满,只是冲绳未能同时回归的“屈辱”。)这是官方刻意的诱导,还是日本上下已达成“共识”,或者是日本社会突然患了有选择性的“集体健忘症”,确是耐人寻味。

  不过,对于亚洲人士来说,也许人们更加关心的是,日本朝野这回串演的这幕“主权回归”剧究竟有何重大含义,它与东京今后在亚洲的意图和走向有何关系?在这一点上,安倍首相在日本天皇与皇后莅临会场时,率领国会议员高呼三声“天皇陛下万岁!”不能不令人格外关注。

  曾被讥为“稚气未除”、“临阵逃跑”的“不合格首相”,这回之所以得以重登首相宝座,其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要凭借着岸信介的血脉和遗威聚合保守势力,完成保守阵营梦寐以求的“修宪事业”。为此,安倍得比任何修宪派首相更为着急与卖命,自不待言。然而,“主权在民”的战后宪法还未废除或修改,“天皇陛下万岁”的高呼声已发自日本的宪政纪念馆,却不能不多少令人感到意外。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